多么可笑,每每殷盼的,总总失落;而每每失落,就每每心伤。

“正如你执著于相忘,我执著于相识。” 也许永琰说得对,她的确是执著于相忘,然而想忘记的对象,却不是他。 

她只看的见他,只愿看见他,只想永远这样看住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