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苏望缩着身子在寒风中行走,马路上一个人没有,甚至这会儿一辆车都没有。
嘶…仅着一身单薄的校服,苏望只觉这股寒冷简直是透过人的骨子里。
回到家时客厅灯大亮,苏母直直地坐在沙发里,看到儿子回来了忙站起来: 又这么晚回来 ?你到底想怎么样??
一贯温柔的苏母生起气来也是软绵绵的,毫无震慑力。
苏望瞥了眼柔柔弱弱的母亲,回了句:不想怎么样啊,赶紧去睡吧。
他径直上了楼。刚进了房间,就听见噔噔噔上楼的脚步声,暗自叹了口气,果不其然,苏母微微气喘地出现在门外。
我也不管你每天都在外面疯什么了,我只问问你的成绩。
你们学校又发成绩单来了,我看着都吓了一跳!
分数怎么能那么低?你到底在想什么?我真搞不懂你了!
这成绩你看着办,有必要的话我给你请个家教,总之不能这样下去了听到没?

嘟嘟嘟地有如上了膛的机关枪,苏望脑海中莫名的浮现一句话,突然忍不住笑了出来。

你还笑的出来??
苏母看着近在眼前却又仿佛离自己很远的儿子,既无奈又失望。


苏望今年17岁,正是处于紧张的高二时期。半年前,苏母与父亲离了婚,苏望被判给了母亲,而父亲选择了净身出户,从此,苏望很少再见到父亲。
原本以为自己的生活会一直云淡风轻下去的苏望,在父母离婚后,变了很多。他不愿意再拿所谓的高分了,哪怕那对他来说一向轻而易举,他本就与母亲交流不多,现在更是跟她没话说。
他接受了一些人的邀请,每天放学后也不急着回家,跟着那些人到处玩闹,最近的几次考试,他的排名跌落谷底。他其实不想做这些事的,只是,最近好累。


“苏望!今天晚上去我家啊,我过生日!”放学路上,一个脸熟的女生凑上来,把原本勾着苏望肩膀的男生推到一边。苏望想了想,点了点头。
女孩尖叫一声,飞快地挤开人群跟几个女生凑在一起叽叽喳喳,又是一阵欢呼。
“苏望,你真的去啊?以前叫你都不去。”一旁的男生问。
“没事干就去呗。”苏望笑了笑。

苏望回了趟家。
几个男生约好了地方见面,然后一起去过生日的女生家。
到家门口正准备开门时,听到屋里母亲的打电话声。
苏望进了门,径直上了二楼,苏母见儿子到家,忙挂了电话,跟上来。
“我跟你说啊,我给你找了个家教。”
苏母看着苏望换衣服,跟着苏望走来走去,“听见没,今天有试课,老师两个小时后过来,你准备准备啊。”
苏望手中动作顿了顿,继续忙自己的事。
苏母见儿子不准备回话,又站了一会儿离开了。
苏望完全咩有听进去,他只是为摆在床上的两条裤子纠结着。


苏母一直坐在客厅沙发上,愣愣地看着一个地方出神,听到下楼的脚步声,抬头看去,苏望换了一身衣服,挺拔的样子像极了他父亲,他缓缓地下了楼,目不斜视地从她身边走过,苏母看着他走向门口,“你去哪儿?”
“去同学家”
“一会儿老师该来了,你这又去什么同学啊!”
苏母拔高了声音,情绪变得不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