怕忘了,文案以下:
女主杜心姚 男主张欣尧
姐弟 女25工作三年 男17高二
男暗恋女多年 还是忍不住逾越了世俗常伦选择告白 女自然不能接受 于是男开始攻略过程……很艰辛……
最终还是修成正果了啦!
那个刺眼的字眼儿会化解的
在爱情面前 没有什么可以阻挡
经过千万事 总有办法遇见爱情

              章节一
17年的夏天,很普通的一个夏天,几天特别热又几天暴雨倾盆,杜心姚一如既往的二十年一样讨厌夏天。
此刻她的心情不太好,没来由地不好,屋内听得隐隐的雷鸣声,天气预报说好的雨却迟迟不肯下。杜心姚坐在窗边,面前摊开一本厚厚的书,还有一杯热气腾腾地牛奶,她颇为厌恶地盯着杯子,她不喜欢牛奶,更不喜欢喝牛奶,可她还是经常鬼使神差般地从超市买来存在冰箱里,想起来了就倒上一杯,却一点都不想碰它。
今天不是周末,原本此时地杜心姚应该本分地坐在公司的角落里机械且麻木地工作着,显然她没有,她一早请了假,这是她第一次请假,出乎意料好请地很,于是原本忙碌的一天便突然空闲了下来。
她的请假理由是她生病了,其实她只是装病,她已经好久都不生过病了,甚至都忘记了生病的滋味。
她努力回想记忆中上次生病是何时,是怎样的情景,想不起来,算了,脑子里晕晕乎乎的,她端起杯子皱着脸咕嘟咕嘟将牛奶一饮而尽。
窗外一阵雷鸣电闪,天空陷入一片阴霾,杜心姚重重放下空了的杯子,有些颤抖地伸手打开了窗户,只开了一点缝,强烈的风席卷着沙土涌进来,迎面一顿铺头盖脸,杜心姚被吹得有些难以呼吸,愣了几秒才咧着嘴关了窗。
终于,终于要下雨了。
           章节二
姐,早上好。
男孩子地笑容特别灿烂,杜心姚看着却觉得异常刺眼。
自己一定是疯了。她心想。眼前的少年睡眼惺忪,嘴角弯弯的伸着懒腰望着她,杜心姚此刻大脑一片空白。
昨天那场电闪雷鸣的大雨,不光带来了雨后清新的空气,还带来了这么一个不速之客。
那时杜心姚正百无聊赖地翻着书,因为窗外轰鸣的雷声而心绪不宁,门铃响了。
吓得一个激灵,杜心姚心跳擂鼓,蹑手蹑脚猫到门口,透过猫眼看去,一个不甚熟悉的年轻男人的脸凑得很近,杜心姚又是吓一跳,捂着小心脏的同时大脑飞速运转,是谁呢,又陌生又好像见过…
姐姐你在家吗?
外面那人突然出声。
嗯?姐姐?
杜心姚又伸头看了看,嗯…嗯?欣欣?!

我去楼下买点早点,你先洗漱吧,东西都放在卫生间了。杜心姚挠着头走过,你有什么想吃的吗?
嗯…你吃啥我就吃啥。
好。
杜心姚关上了们。
昨天她自然是给张欣尧开了门,浑身湿透的男孩子抱着胳膊瑟瑟发抖,还不忘冲她笑。
你怎么找到我这了?
杜心姚一头雾水,不由自主地划拉着手机想找小姨的号码。
张欣尧一手捂住了手机,别!姐!别给我妈打。
他一双湿漉漉的眼睛望过来,嘴巴撅的老高,竟是在撒娇。
杜心姚没忍住笑,好,我先不打。
阿…嚏!
她忙去找毛巾和干衣服。
后来张欣尧洗了澡换了衣服就在客厅沙发睡下了,一直到今早。

杜心姚买了早点回来的路上,犹豫着要不要趁这时候给小姨打电话问问,转念又想到张欣尧的脸,还是作罢。
回到家,看到张欣尧居然在玩自己的电脑,杜心姚道:你倒是不把自己当外人啊。说完就后悔,这小子不会觉得…看来是不会了,回头挺大个笑脸迎着。
来吃饭吧。
好嘞。
张欣尧一手抓了俩包子狼吞虎咽,杜心姚看着他。
姐你也吃啊,看我干嘛,我脸再好看又不能当饭吃。
噗…
杜心姚很无语,几年没见,这小子变成这样了。
喝了口豆浆,她开口问道:你现在能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了吧,为什么突然跑到我这来。
呃…一言难尽…
张欣尧嘟囔着嘴,硬把一嘴的东西咽下去,垂了眼,说道:当然是离家出走啊。
我跟我妈闹翻天了,我就跑出来了,一想我能去哪呢,手头就几十块钱,我就坐车来你这了。
你怎么知道我住这的?
杜心姚自从家里搬出来,就没再见过张欣尧,一时疑惑不解。
就你刚开始跟家里决裂的时候,她们不天天说你的事儿嘛,我就注意听了听,记下来了嘿嘿…
眼看杜心姚脸色变得不太好看,他忙住了嘴。
你就不怕都过了这几年了,万一我搬离这个地方你跑个空?
没想那么多,我直接奔你来了,不过要是真的寻不见你,我就准备…
反正我这么大人了还能活不下去吗!
张欣尧突然使劲挠头,显得烦躁不安。
两人都不再说话了,安静吃着东西。
           
          章节三
姐姐~你带我出去玩玩嘛~
长手长脚的大男人瘫在沙发上疯狂扭动撒着娇,看得杜心姚眉头紧皱。
张欣尧,你还小吗你。
我再大也还是你的小可爱弟弟啊。
张欣尧头一歪,眉一挑。
我的天老爷!你够了啊…

最终敌不过,顶着大太阳,杜心姚还是带着自诩小可爱的弟弟出了门。
我要去水上乐园玩!
张欣尧抬头看着站牌上的站名,眼睛里放着光。
杜心姚感觉自己站在大太阳下快要融化了,眼皮都抬不起来。
太远了,而且没泳衣。
哎呀,远怕什么,去就是了,你一整天都没事,呆在房里有啥意思啊,去吧去吧,好不好,我们去吧~昂,姐姐~
他又开始了…
同在车站等车的人不动声色地移开了,是,是嫌弃吧…

姐你手机拿来我买票。
张欣尧夺过手机,两张,谢谢!
对了,里面有卖泳衣的吧。
得到了满意的回应,张欣尧拉着杜心姚进了检票口。
你看吧,天太热了,压根没人来!
杜心姚四处看了看,除了工作人员,池子里人很少,她锤了走在前面的小子一下。
诶~张欣尧顺手握住杜心姚的手腕,人少不好吗,玩什么都不要排队,再说了你还想人多啊。
我压根就不想来!
杜心姚使劲想甩开他的手。
甩不掉…小东西劲儿还挺大…
张欣尧拉着她径直走进了一旁的店铺,里面挂满了各式各样的泳衣。
我就这个好了。
张欣尧从衣架上随手拿了一条裤衩,唉,男人啊,就这点不好,一条裤衩子都没什么好挑的。
旁边几个扎堆的小店员听见了,忍不住笑,聚在一起小声说着什么,杜心姚无奈的叹气。
你喜欢什么样的?
张欣尧拉着她到了女装区,望着琳琅满目的泳衣,杜心姚咬着牙说道:我就不用了。
怎么能不用呢?你待会要陪我玩的呀,难不成你要我自己玩?!
张欣尧露出一副受伤的样子,引得不远处的小店员又是一阵私语。
杜心姚只觉得此刻自己脸上很是挂不住,很想咬住了嘴说你爱咋咋滴,可是…他是弟弟啊…
我知道了,你是不是…
张欣尧低头附在她耳边小声说。
好痒…
杜心姚想躲开,张欣尧却一把握住她的肩头,她动弹不得。
对身材不自信是不是?
那就选件连体的嘛,又没叫你非得穿三点式的。
听完他的话,杜心姚觉得仿佛有一壶开水从头浇下来。
你看,这个可以吧?
她嘴唇颤抖着想发飙,张欣尧拿了一件泳衣给她。
最终还是理智战胜了冲动,选择了妥协,杜心姚拿着衣服进了换衣间。
幸亏今天人不多…幸亏…
她在换衣间里边换衣服边想。
换好泳衣后,她望着镜子的自己,头一次为身上的肥肉感到汗颜,也为自己平时的不自律感到懊悔,不过,有一说一,这小子给选的还可以哦,肚子上的肥肉遮住了…
你好了吗?
好了好了。
一咬牙,杜心姚散着头发出来了。
她佯装淡定地看向张欣尧。
张欣尧愣了愣,眼睛有点发直,杜心姚浑身不自在,看什么看,还不走。说完率先冲出了店铺。
明晃晃的大太阳啊,站在空地的杜心姚觉得头都晒的发晕,她回头催张欣尧快点。
张欣尧赶上来,递过来一副墨镜,你戴上,我看你眼睛都睁不开。
杜心姚看了他一眼,接了过来,小样儿还挺周到。
你也太白了吧,真…
杜心姚又是一个眼刀。闭了嘴。
叫姐啊,别不自觉,刚才在店里我都不好意思说你。
唉好,姐~
又凑上来笑脸。

一直玩到太阳下山,张欣尧才肯罢休,拖着精疲力尽的杜心姚走出了水上乐园。
杜心姚瘫坐在一边,看着还是一副活力满满样子的张欣尧。
我年龄大了,比不了你们小年轻了,以后啊再也别折磨我了行吧。
你说什么呢!你怎么就年龄大了,太夸张了吧。
张欣尧跳过来跟她一起坐着。
你高二对吧,17?你知道我多大了吗?我都25了,能跟你比吗?
拜托,我晚上一年学,18了好嘛!你也不比我大几岁啊,怎么就这么老气横秋的。
杜心姚瘪了瘪嘴,你让我安静会吧,我好累。
张欣尧捂住了嘴巴。

回去后两人在楼下随便吃了点东西上楼。
我必须要给你妈打电话了。
张欣尧低头坐在沙发里不说话。
杜心姚看了他一眼,转身进了卧室。
跟小姨通过话后,杜心姚仰面躺倒在床上。
这小子真不省心。
跟外校的女生谈恋爱就罢了,还整的那么高调闹的人尽皆知,还有社会上的人跑到学校门口闹事。
杜心姚觉得有必要跟他谈一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