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离家》

“父亲你和母亲不要在吵了,我走、我走还不行吗”!上苏奕大声喊叫着。


上苏奕从小家里很穷,只靠母亲一个人在支撑着这个家,父亲又是个赌鬼,欠了一屁股债,家里的人也长长被地痞无赖欺负。并且父亲一喝酒就把火气撒在母亲身上,对母亲非打即骂,把东西砸的四处都是。妹妹吓的只能躲在衣柜里……


这天,去卖荷包的妹妹……


 “吆,小妞长得不错哦,身上还挺香的。怎么样跟大爷走吧,好好伺候伺候大爷,把大爷伺候爽了可以赏你几个铜钱。” 赵构色眯眯的调戏着上苏静。


看着这一群人上苏静慌色的说道 : “你要干什么?再这样,我就叫人了!”
    

“ 叫人?哈哈,我看谁敢上前?谁敢阻拦我!”赵构狂妄的说道。


“你~真无耻!救命啊!救命啊!非礼啦…” 上苏静挣扎的喊叫着。


“住手!赵构!放开我妹妹,否则我要你好看!” 出来找妹妹的上苏奕呵斥道。
      

“哎呦喂,我还以为谁呢,原来是赌鬼的儿子,“上等人”啊。怎么样调戏你妹妹不高兴啦?你奈我何??小心我打断你这“上等人”的腿!” 赵构得意的说到,还时不时的当着上苏奕的面调戏着上苏静。


 这时,上苏奕紧紧的握住拳头,眼睛里充满了血丝,由于瘦小的他如果离的近的话,能够清楚的看到手臂上显出的暴筋,“咚!”挥起拳头的上苏奕狠狠的打在了赵构的脸上,随后便听见惨叫的一声,赵构捂住右边的脸,痛的直哼哼。


“妈的!敢打老子你是活腻歪了,你们给我上!”赵构挥手指挥着身后的人。


领头的是赵构的忠诚仆人,赵六。就这样上前的一群人开始了围殴上苏奕,这让他并占不了任何便宜,最终趴在了地上,嘴角上还流血迹。


 上苏静看到这样的状况,惊慌的喊到:“哥,你快走!别管我,你们住手!别打了,放开我哥,我愿意跟你们走”。
       

上苏奕听到妹妹这样的话,着急的他,使出自己浑身的力气,从这一群人的手中挣脱了出来。拽着妹妹向前面跑去。边跑边说道:“妹妹你放心、只要有哥在,一定不会让人欺负你!”


在回来的同时,上苏奕的父亲 :“因为喝醉酒正在殴打着他的夫人。让出去找活干,但她就是因为工作量太大,身体不适才回来的,根本无法再继续工作,否则人就会倒下,所以现在要必须好好休息……
     

就这样推开门的上苏奕刚好看到这一幕,气急的他,替母亲出头,与父亲撕扯在了一起,可他现在根本无法和父亲抗衡。
      

上苏奕的父亲抬手就是狠狠的一巴掌,原本这怒气的巴掌,是要打他夫人脸上的,却被上苏奕挡了下来,狠狠的落在了他的脸上。
     

紧紧握住拳头的上苏奕嘶吼道 :“你在干什么!你知不知道这个家快被你搞散了!如果不是你整天浑浑噩噩的,除了买醉、赌博,别的什么事也不干。我们能过成这样吗?母亲能病倒吗?我和妹妹能被人欺负、被人瞧不起吗”?
    

 上苏奕的父亲看着正在怒吼的上苏奕,又看看躲在角落里的上苏静,停住了手,哭泣了起来……
  

 其实上苏奕的父亲,对上苏奕和上苏静还是挺好的。因为心里的愤世不平,而产生的压抑。造成了对妻子的态度很是恶劣,喝醉酒之后更加的凶狠……
   

而上苏奕也自从替母亲挡了一耳光怒吼之后,便摔门而出,从此踏上了这无尽之路……


“天下这么大我到底要去哪呢?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钱又花光了,现在的我又冷又饿!可是好无助。”坐在一个角落里的他暗自神伤了起来。此时的他知道自己一定要变强,要拜师学武,无论付出多少都行。只有这样才能强大起来,才能保护爱自己的人,让母亲和妹妹不在受伤害。
  

 “小伙子,干嘛坐在地上啊?很冷的,你怎么不回家啊?”上苏奕听到似乎有声音在和他说话,便抬头看了看,原来是一个五十多岁的大娘,脸上些许的皱纹和少许的白色,看上去为人十分和善。


 上苏奕便答复道:“大娘我刚从家出来不久,想找份活干,可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不知该往哪里去。”

     
“小伙子,没事!来、先到大娘家吃碗面,热乎热乎身子、天怪冷的。婆婆慈祥的说道。


 “大娘,谢谢你”!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你?。上苏奕问道。


“ 叫我辛大娘就行!走吧,大娘家就在前面那个胡同,一拐弯第三个门就到了。”辛大娘上前牵起上苏奕的手说道。


“谢谢你,辛大娘!”上苏奕看着眼前这位仁爱的婆婆,凄凉的夜晚显得温暖了许多。


“来,小伙子、进来吧!你先坐下,大娘给你做碗面去。”到家后,辛大娘说道。
    

  “谢谢大娘”!上苏奕羞涩的说道。因为第一次到陌生人家做客,他显的不知所措。可能是生长的环境而造成的影响,他性格也有些胆小、怯生。好在辛大娘显得非常和蔼,也让上苏奕绷紧的神经放松了许多。


一刻钟……


“来咯,热腾腾的面。赶紧吃吧,暖和暖和,大娘家里寒酸只能招呼你这些了,别嫌弃!”辛大娘笑着说道。

 
 “大娘这是说的哪里话,你能把我这个陌生人带到家里,又给我做吃的,我感谢你还来不及,怎么会嫌弃呢。”上苏奕虽然不太会和生人谈话,但该有的礼节他还是不会失去的。“哦、对了,大娘你家就你一个人吗?”
     

听到上苏奕这个问话,辛大娘神情有些黯伤的说到 :“我还有一个儿子,三个月前被官府抓起来了,因为赌钱、斗殴,把别人的腿给打断了,老头子也五年前就去世了,现在就只剩下我一个人了。”
    
 
 “对不起大娘。我让你想起了伤心事”。 上苏奕听她这样说歉意道。

       
“没事的孩子,赶紧趁热吃吧,凉了就不好了。味道如何?”大娘说道。
    
      

“嗯!好吃。这是我第一次吃这么好吃的面”!上苏奕微笑着说道。

听他这样说大娘高兴道 :“好!好! 好吃就好!小伙子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我叫上苏奕!大娘,你叫我小奕就好了”。上苏奕回答道。


大娘又继续问道 :“小奕啊,你家都还有什么人啊?”
    
    
“家里有父母还有小妹。”上苏奕答道。


“那你自己怎么出来了?不怕遇到什么坏人吗?”辛大娘关心的问道,原本以为他是个孤儿。
     

“我从小家里就很穷、长长受人欺负,父亲又不争气,沉迷上了赌博,母亲身体也不好,出来是想通过自己的努力改变父亲、改变家里生活的现状况,不在让家里的人在受欺负!”上苏奕说道。
   


“好孩子!那你想好要干什么了吗?”辛大娘问道。


“我想学武功、想做大侠,帮助需要帮助的人,匡扶济贫!”听着大娘的问话,上苏奕神色坚定的说道。

  
“那你认识的有会武功的人吗?又要去哪里寻这些人呢?”辛大娘又问道。


 听到这样问话的上苏奕低着头,有些忧伤的说道:“没有,我会努力寻找的!”

    
“那大娘认识的有,你可愿意相信大娘,让大娘给你介绍认识一下?”看着这样的上苏奕,辛大娘摸摸了他的头笑着说道。

     
  “大娘,我愿意!谢谢您!”上苏奕高兴的答道。


“不用谢,你我相遇也是一种缘分,再者我看见你也像见我儿一样,只要以后能回来看看我就行,这样我就满足了。”辛大娘说道。


上苏奕听到这样的话,心中发出略丝的疼痛,有些想念自己的母亲,同时也心疼着这位慈祥的婆婆,剩下一个人的她、丈夫死去,儿子又因为赌博伤人被捕不在她身边,好是凄凉。便凝重的说道:“大娘放心!我肯定会的!要不是你把我领回家我估计不是饿死、就是冻死,那还有现在的朝气,日后我们相见我必会像待亲生母亲那般待你!”

 
听到上苏奕这样说,辛大娘欣慰的笑了笑,说道:“不说这话了,赶紧休息吧,明天我就领着你去拜访一下友人,能不能成功,就看你的命运了。
      

“谢谢大娘!你也休息吧。”上苏奕说道。


回到房间的他静静的躺在床上,望着窗前的月光,想着明天的自己会不会被辛大娘口中的友人看中。又回想着自己离开家前的一幕幕,和被人欺负的场景,拳头狠狠的握起来了,指甲也刺破了皮肤、手掌流出了一滴滴鲜红的血液。他在用这血滴起誓,无论是否看中,他都要想法设方的拜辛大娘的友人为师,这是他唯一的出路!而后的学武之路无论过程多么艰辛困难,自己都要挺下去!要成为武林第一,站在顶尖处!让所有瞧不起自己的人,躯身而下!俯首帖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