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3月08日

作为宇宙一个组成部分的妇女,比整个宇宙都复杂




//
高级物种
//


我一直从心底里认为,女性是比男性高级很多的物种,这也是我从小热爱妇女远远多于喜欢男性的直接原因。


我很早意识到我骨子里热爱妇女,但是作为一个理科男,无论从常识还是逻辑,我都无法理解为什么妇女会对我感兴趣。


没钱,没身材,没长相,没房,没车,没耐心,没时间。


在大学里,我和一个超级文艺的师姐谈过很久。


两人总是吵架,偶尔吵到让我觉得人类基因底层架构真的有严重问题,似乎是为了原始社会设计的,完全不适应市场经济。


现在记不得当初任何一次吵架的缘由,只记得我问过师姐,能不能不吵了?


师姐说,如果你写的东西能在《收获》或者《人民文学》上发表,我就不和你吵了,你说啥就是啥。


于是我发现,妇女是能被文字蛊惑的,“姐姐,今夜我不思考人类,我只想你”。




//
早熟
//


女性总是有种内在的判断能让周边的事物趋向更加美好,让一个花瓶里的花草妥帖,让一个空间里的事物排列出她的味道,让她的头发比花草更美好。



 



女性比男性早熟太多,很小就要把自己收拾得当,头发、衣服、说话,不要有差池,不要让莫名其妙的人看笑话。


再大一些,要掌控一段段的恋情,进退、得失、荣辱,想尽兴,又不想输得不可自拔。




//
柔软与力量
//


女性每月体会众生皆苦,抬头望望星空、低头想想情人就能体会到脱离地面的柔软。


珍惜这些柔软,它们比山川和诗歌更加古老,更加有力量。





女性总能放下很多所谓的大事,享受一个婴儿的触摸、一条街道的变化、一杯说不出哪里好的茶;


一个和泥土和山河一样土气的杯子、一件不贵也和去年款式没什么大不同的裙子、一场毫无特殊意义的雨;


一树每年都开的花、一个明天似乎也有的今天的夕阳。




//
爱笑
//


女人或者复杂或者单纯,都好。但是,复杂要像书,可以读。简单要像玉,可以摸。





美女养眼,女神养肉体养心灵。


面容、身材的确一般,气场的确稀薄的女生,脑子灵光也可以灿若桃花。


如果她爱笑、不挑毛病,就像花草一样,风里雨里、云里雾里,无论如何,都很难难看。




//
对的女子
//


某些长得按你命门的妇女,一身的毛病,但是偶尔好起来,让你在瞬间忘记她一切的毛病,在瞬间仿佛初相见。





男子如果遇上真正对的女子,不用打坐、静观、修心,一个恍惚就能体会到了悟。


在同一时,一切都空,一切都有,生死无间。






此页面由印记重新排版以提升用户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