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提取标题关键字“卖爆米花”,轻易得出了内容可能有商业推广嫌疑,事实远不如你推理的那么美好,粉丝勉强破百,文章0转发0打赏的公众号是接不到广告的。

     一切源于一则漫画。


    

    情侣间看似温馨美好的互动,被耿直的“局外人”一语戳破,像是丘比特之箭被冷冽焰火淬炼,“嗖”的一闪,情侣间朝夕营造的封闭式蜜罐,添了一道显眼的裂缝。  

     蜜罐是保存甜蜜品的容器,它可以是容忍大庭广众被窥探的玻璃瓶,也可以是不愿见光以促进发酵的瓷器瓦缸。

     蜜罐的储蓄会随着两人的升温而丰盈,罐装过满,甜蜜外溢,又置于光天化日,招来一群喜酸喜辣喜苦之人,少不了一番嫌弃和牙酸。

     漫画便有吃不得糖的人,看不惯卿卿我我,阵营不和,便选择了针锋相对。

     蜜糖会给人生理上的满足愉悦,糖的衍生情绪是喜悦。广告上所有喝饮料吃甜食的人,被满足的笑都释放着感染力,传世的可能是悲剧死别,但受热捧的一定是喜剧团圆。在肥胖率高居不下的英国,甚至因为糖太受欢迎而向食品商征收糖税。

     糖的认可是大势所趋。


   

     可为什么有人吃不得糖呢?
     那种热烈、亲昵的喜剧式情景(卿卿我我)为什么会引起路人的隐约抗拒呢?
     强行概括为“有伤风化”“不够文雅”主观歧视严重,论据不足。
     换个角度再次提问:为什么路人可以欣赏荧屏上别人的吻戏,而抗拒观摩现实中他人的亲热?
     前者是美学的高度,提炼于日常。
     后者只是日常中司空见惯的一环。
     "提炼于日常",承载的是灯光师、服装设计师、化妆师、场景布置师、编剧、导演、演员、配乐师、摄影师、视频剪辑人员、特效师几十年的专业素养,以及不计成本的再来一次。
     一场吻戏,需要时代中质量前沿的昂贵器材去展现真实,演员的妆容穿着要上镜,灯光布景要独特煽情,配乐足够细腻柔情,演员间的眼神交接要自然协调,台词或潜台词在紧要关头还需推波助澜。成片剪辑和滤镜调色进一步修改瑕疵。
     这是数百人在造一场梦。一场无法复制的梦。这场梦与外部的噪音纷扰隔了一道结界,只专注于美,只放大感动,去带你入戏。
     这一刻就化身为模拟者。



     日常的卿卿我我,却几乎不可避免地干扰别人或被别人干扰。情侣间生涩或熟练的行为在上万个地点被上千万个人重复过,甚至连多巴胺分泌的激素量都在一个固定的区间,经验交流一番会欣喜于同道中人,失落于大同小异。
     路人一回见二回熟,三回四回尚可接受,十回上百则新意全无,像腻食般不是滋味。
     这一刻化身的是体验者。
     模拟者和体验者的不同之处在于,模拟的对象并不只是故事的主人公,还隐性模拟了上帝视角,观阅中熟知主线支线,让故事得以存在,走向更加有把握性。
     这时你一人分饰两角,既作为主人公在故事中存在,又作为创世者塑造故事本身。
     这种角色不冲突反而相互补充的微妙下,时间、事件既能被体验又可被观测预料,在三维的空间能随意跳转时间线(插叙倒叙)来展开剧情,不依赖技术,只依赖思考。



     就像深夜听歌比闹市听歌情绪来得更猛烈,感动虽说是主观情绪,它更易于发生的条件在于较为独立不受其他干扰的环境,比如夜空中凝视孔明灯,再比如窗台边誊抄诗词。
     环境并没有给你套上笼子,自己却在某种干扰性小的环境下有了感动,被故事创造出一套封闭的、敏锐的感知系统。
     尤其是情节,时间空间构成了那唯一一个情节点,不能重复,不被覆盖,必然发生的情节被这种封闭敏锐的感知放大,成了命中注定。
     模拟者的大局在握和情绪上的敏感,是干扰被削弱到极致的综合结果,这些是常受干扰的体验者所缺失的。
     唯一让路人不抗拒情侣卿卿我我的方法是:降低其干扰性和餍足感,递上一个VR眼镜。

     
     


参考链接:
作者:范不说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3038953/answer/23426728 

-end

                                                       

看完点最右上角关注后
能自创一个印记账号
返回文章下拉底部
扫这个和作者互动留言吧!
作者日记有很多福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