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
Fri
12:30
Jan
7 正月初七
       小时候也有一个玩具风车,玩具厂加工的橙色。搬过一两次家,风车成了运送中断舍离的牺牲品。邻家小孩在家中玩闹时落下一个蓝色风车,柄部像是吃完烧烤后削过的竹签,叶片貌似不愿扔的圣诞节包装苹果的彩纸。
      鲤鱼跃水吸氧,黑鸽咕噜咒天,而蓝色风车,会应和风,盼着雨,转得飞快 ,呼地对风雨招摇,像夸父渴望着太阳,灵玉渴望被收藏,素手渴望探进心仪者的胸膛。
       10:10分,如愿以偿。
       文学巨匠占总人口亿分之一,作家占百万分之一,撰稿人占万分之一,庸碌之辈扎堆中的我,在雨天被拎出来写文案策划,详解“写”字,就是退稿无数,一改再改。

      《心之全蚀》中兰波出席的宴会,伦敦的诗人们在橘黄吊灯下读稿。《苦月亮》中奥斯卡的写字桌上少不了氤氲之气的咖啡,就连《发条橙》中阿利斯动了恶念,卧室也独享着贝多芬传世的唱片。而我一旦动笔,像《闪灵》的杰克那般神经质,恨不得化笔为斧,劈除妄念。
      《大卫·科波菲尔》里大卫听课时神游天外,想的是默德斯通小姐帽里的兜网有多少码,默德斯通先生的晨袍值多少钱。本该重启新作的我,也温故着早餐烫手的面包,微微糊了的煎蛋,以及搅乱美梦的闹钟等无关细节。
       该怎么写一个开头?
       麦基的《故事》是怎么推荐走剧情的?
       一个人无望靠自身矛盾去扭转走向,再添一个。
       这就是男女主角存在的奥义。
       女性市场上,女主要在危机边缘如履薄冰,男主则偶尔救赎和感化,制造误会留神秘感。
       女主?就当是职场新人,大大咧咧冒冒失失,随便遗落一块会议u盘,一叠客户报表,辞退危机就来了。
       男主?必须是那芸芸众生中的惊鸿一瞥,不太出格的工作,不太得罪生灵的季节,必须以雄厚的背景,为女主展开一次助援行动。
       花农,初春,送货上门。
       汤姆苏之光盖世的男主在等红灯路口的人行道边,而冒失女主在对面的街道大步流星,绿灯亮,两人有九五成机会来一次眼神交接,失物认领,好感陡增。
       而他,接到了一通足以逆转人生轨迹的电话。
       订单取消,定金已退。
       一个清晨的功夫白费了,掉头回家,朝着一条永不交集的路,抹去一条剧情线。
       他开着车,没有注意到身后的春暖花开。
       
      故事的尾声是:收到退稿批注,剧情老套,反转生硬。
      但这又怎么样呢?已经撑到下班了。
      先吃一顿好的,其余再说。
      外卖不会贸然取消订单。
      点日本寿司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