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
          
    时间是淡定并坦然的,在时间的长河中,似乎一切都注定着有所变化:动物的繁衍生息,植物的茂密与干枯,人们容颜的衰老与新生的降临……曾经的沧海桑田又如何?在时间的眼里,一切的改变只不过一些花絮而已,充其量算是"电影里的片段"。
    我深谙时光荏苒之理,不觉中已经在此走过了四十个年头,有幸体会着白洋淀的天和水、景和物,似乎已经形成了一种惯性,常在此居住,并没有感觉到它有多么美多么壮观,只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与这里的一切相处比较融洽罢了。但有一天如果有人告诉你你不得不离开这里搬去别的地方定居的时候,心底莫名的一些不舍与伤感,不知道怎么的从哪里冒了出来,油然而来,这,可能就是人们说起的"乡愁"吧……
     自从习大大在2017年4月1日宣布成立"雄安新区"以来,当地百姓心中的向往与彷徨、憧憬与留恋交织而生,人们有感而发的很多版本的"乡愁……"呈现在微信各个平台。作为一个在这里生活了四十年算是"土著"的我,也还是按耐不住要记录下一些东西,(说实话如果不是面临搬迁我是不会做这些的),不为别的,当以后我想念它的时候可以在这里通过一些零散的"掠影"重温那段岁月,所以我把自己眼中对白洋淀的印象记录于此,并讲述给孩子们"这就是老祖宗们曾经生活的白洋淀"。
    那咱们开始吧,先简介下白洋淀,白洋淀有大小淀泊九十九个,其中以白洋淀最大,所以以它的名字来命名整个白洋淀。其实白洋淀中每个淀都会有自己专属的故事来历,我爷爷那辈儿的老人们经常会在劳作一天之后的晚上,然后在其中一家的炕沿排坐,各自讲述着自己的听闻和见闻,那时候我奶奶家就是一个"据点",所以我有幸听到过一些关于白洋淀古老的故事传说,像其中的烧车淀、捞王淀……那时候我们这一代孩子没有现在网络化的手机游戏之类,所以听这些故事是对我们的"精神犒赏",在这里就不多做介绍,反正白洋淀给人的最大视觉效果就是沟壑纵横,沟壑与沟壑之间被整齐的方形芦苇荡所分割,俯瞰,就是一片片碧玉的世界,虽没有绚烂的色彩,但这种翠绿的色调真的可以激起人内心对大自然生机的原始亲密交融,观之,一念净心。                      
  
                  俯瞰白洋淀
  其实这里映入眼帘的就是水和苇的相依相伴,水环绕着苇,苇分割着水。
白洋淀现在的水村大部分已经修好了陆路并通了汽车,而过去纯粹的水乡白洋淀那种只能靠船只出行的年代已经不复。

    那时候白洋淀的各个村庄就是一个个"小岛",四面环水,出行的唯一交通工具就是船,白洋淀特有的"大六舱"、"四舱","鸭排子"、"鹰排子"来回穿梭于淀面之上。速度最快的当属"大六舱",顾名思义就是它有大小船舱共六个,不光可以乘坐的人数多,关键他可以前后两个人每人握一把桨(我们管它叫"棹")同时棹船(划船),拉网的渔人甚至前后三个人一起,所以速度非常快。
   这是四舱,人站在船板上面,还有一种四舱,人站在船舱里面划船,个体略小,叫"小四舱儿"。
                     小四舱
                   小鸭排子
    这是鸭排子,是以前白洋淀养鸭人放鸭子用的特殊船种,体积小速度快,转向灵活,但外人驾驶起来却有些难度。
                     鹰排子
    鸬鹚,在白洋淀被称作"鹰",这种放鹰用的鹰排子可是遇难驾驭,一般人上去先不说能不能划,就单单能不能站稳就是一个大问题,它太灵活了,上去以后感觉像是有人故意摇晃它似的,一不小心就要掉进河里去了。
    因为船是唯一交通工具,所以岸边都会有船只停靠,就像现在每家门口都会有轿车停放一样。
    说起白洋淀,荷花淀不得不提,其实荷花淀不是单指一个淀的名字,而是白洋淀水土肥沃,淀里的荷花得以茁壮生长,所以一片片有荷花生长的水域都被称作"荷花淀"。荡漾淀中,微风掠过,满淀飘香。
    相对于荷花的美景,这里的孩子们更喜欢荷花淀中的美味~~莲蓬。但莲蓬的采摘挑选有一定技术含量,太嫩的里面的莲子还没有成熟甚至还没有长出莲子,太老的话莲子吃到嘴里会非常苦涩,只有那些莲子饱满而且不嫩不老的莲子才最是香甜!
    我们那个年代的孩子们最喜欢在淀里游泳,扎猛子、扎船底,打水仗、比赛河底抓泥是孩子们喜欢的项目,还有一个游戏"晃船",就是个孩子们两边站在船板两侧,船头和船尾的人们开始晃船,站不稳的小朋友们只能往河里跳,每当这个时候便是晃船的孩子们最高兴的时刻……

    女孩子们也会来享受这水中的乐趣,那时候淀水清澈见底,忙碌了一天的人们到了傍晚都会摇着船来淀里洗去一天的疲惫,男人们一般在大淀里,而女人们则会找一些被芦苇包围的壕沟。
    两年前带孩子去我们村(西李庄)辉淀游泳,用手机拍了一组跳水照片:
                     助跑
                    起跳
                     凌空
                    入水
                    上船
                   夕阳无限好
                    回家
    写到这里,在外人看来这水、荷花和芦苇就是全部的白洋淀,其实这些只能算是表象而已,如果没有白洋淀特有的文化内涵根本就不能算是完整的白洋淀。
    虽同属白洋淀,但各个村庄的贫富却有差别,淀区人们口口相传的金圈头"、"银淀头"、"铁打的采蒲台",是那个年代水区有名的富裕村,那个年代主要的经济来源是打鱼和芦苇业,而隶属这三个村的芦苇地是面积又广质量又是上乘,孙犁笔下《采蒲台的苇》中写道:"最好的苇出在采蒲台",足见当时那里芦苇的好。
    芦苇好,然后织的席子好才能卖出好价钱,这就要看女人们织席的手艺了。
   深秋是芦苇收割的时节,男人们用打镰把芦苇与地面分离之后捆成一把把。
    然后扛到船上装满一整船,我爸他们那代人对这些白洋淀传统活计熟练地很,而我们这一代人会打苇的人不太多,再到下一代的孩子们几乎对"打苇"这个字眼都感到陌生了。
                把装好的苇往村里运
    运到岸边然后统一地"缄起来",这种交叉摆放叫做"缄苇",像剪刀。
    然后男人们把苇叶和芦花清理干净,就是这种整齐的样子。
           这是"梳洗"苇用的板凳之类
    梳洗好的苇子一缄一缄,中间交叉的空隙形成一个个"空洞",这可是我们那时候玩捉迷藏最好的藏身之处。
     冬季上了岸的木船是孩子们小小游乐场
    苇子到了这种程度,接下来就是女人们上场的时候了。
    先把一根根芦苇用专用工具劈成苇眉子
    这是"剶子",一般比较粗的苇子用这种可以把芦苇一分为三。
  然后把破好的苇眉子用"轴"来回滚轧,把脆硬的眉劈子轧成柔软的质感,小学时这是我经常帮妈妈干的活儿,放学后急于出去和小伙伴们玩耍的我不得不在妈妈的"紧逼"之下把苇给轧了。
    接下来就可以织席了,一根根分散的眉劈子被女人纤细的手指穿梭其中上下纷飞。
    在大树赋予阴凉的院子里织席是一种享受。
    女人们在谈笑中织成一片片平整的席子。
   这是当年采蒲台在生产队期间的织席场面
          男人们把织好的席子捆成一捆捆
           然后运输到其他地方去贩卖
    这捆好的一卷卷席子,又是小伙伴们的一个最美游乐场,那时我们可以高高地坐在上面谈天说地,也可以从"滑梯"上飞速落地,忘形地玩耍却磨破了屁股后面的裤子,全然忘记上次因此挨了妈妈的打……
    白洋淀在过去相当一段时期都是鱼米之乡,算是富庶之地,人们可以在除了苇地之外的"白园子地"里种些麦子玉米和瓜果蔬菜类,打鱼,在当地叫做"打河田",白洋淀人们传统的打河田技法现在大多已淡出人们的视野,各村都有各村擅长的捕鱼绝活儿:马村拉大网、大田庄下大蒌,邸庄下卡下钩,我们西李庄夹nǎn子,东李庄放鹰,东田庄扣大罩,端村赶旋网,罩坝子,淀头下绞丝网……
    这里着重说一下扣大罩,在没有绞丝绳出现之前,最早所用的大罩是用一种结实程度高于其他麻绳的蒿麻绳编织成网制作而成,原理就是先用一些手段惊动水里的大鱼,然后确定大鱼的位置后用大罩将其扣于水中,再用鱼叉将大鱼擒住。这可是一门技术含量相当高的捕鱼技法,要求操作者有足够的经验和强健的体魄,二者缺一不可,惊动大鱼的办法有两种,一种叫"逮dēi筋儿",用在根部嵌进木块的竹篙猛击水里发出"冲冲"地声响,随之水里冒出的气泡被叫做"筋儿","大筋儿过后找小筋儿"是最判断大鱼藏在哪里的关键,大筋儿是竹篙冲击水冒出的气泡,而受惊的大鱼吐出的气泡小,所以从大筋儿里找出小筋儿甚是关键,然后开始下大罩,下罩者用力将大罩按至河底,将大鱼罩于其所在水域,通过大鱼撞击鱼网来判断其位置,一手拿叉将大鱼叉住,另一只手用鱼钩子将鱼钩住防止大鱼跑掉,这样一叉一钩之间一条体型硕大的鱼已经收置于船舱之中。另一种惊动大鱼的方法叫"拉耕","拉耕看苗儿"是判断大鱼位置的关键,后面下罩叉鱼手法相同。 
                   逮筋儿
                      下罩
    这是下网,根据目标鱼的大小选择不同网眼的绞丝网。
    夹nǎn子是我们西李庄打河田人的绝活儿,两根长竹篙上绑住一个网兜儿就是全部的工具,看苲断鱼是关键,白洋淀水里的苲(水藻)种类很多,每一种苲区生活的鱼种都不一样,什么鱼喜欢什么样的苲都在夹nǎn子人的脑子里,哪个淀里是什么苲出什么鱼他们早已知晓,"江毛苲里黄鲢子","弯兜儿嘴巴儿大鱼说话",下nǎn子时要轻并且快,不然一无所获。
               一人棹船,一个人夹
    放鹰的场面是孩子们最爱看的,一人一船一篙,放鹰人用棹和篙击打水面嘴里并号叫出口令命令鱼鹰下潜水里,鹰在水里捉到鱼因嘴里被卡了东西所以不能咽到肚子里,只待放鹰人用竹篙将其拖回船上从鹰嘴里把大鱼取出,然后把一条小鱼送到鹰嘴里鼓励鱼鹰继续努力捉鱼。
    白洋淀的各个淀中村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村庄的陆地面积都比较小,因为四周被水包围,所以每个小村庄都是一个小岛,人口密度比较大,房屋面积都比较小,我们西李庄也是如此。
    西李庄这个小村庄没有华丽的建设,村民淳朴老实,日常的平凡就是它最大的魅力。
     西李庄大合作社,现在成了便利店,小时候这里的江米条可是好吃,用软质的小纸盒盛着,拿在手里吃到嘴里那叫一个美!
    西李庄大队,儿时记得大队外面挨着墙摆放着一排方形大石头,像石墩,爷爷奶奶们饭后都来此地排坐聊着家长里短。
    西李庄小学,我们上小学那会儿是破旧的平房,虽破,但记忆里满满的甜蜜。逮拐,比赛扔纸飞机,跳绳,跳毛驴,拍四角,踢小球儿,吹画片,冬季下雪后院子里的雪被踩实以后可以"溜冰",那个时代的孩子们生活条件虽比现在差,但活动丰富,好怀念……
   一看这老房子大门就知道以前这家老辈儿人一定是好日子。
                  奶奶家的房子
   我个人很喜欢这些过去老辈儿人盖房子大门上的门楣,它反映出当时那个年代人们的精神面貌与追求。
    
      过去的"水口",辟邪镇宅的字体
         我妈说这棵大树和我哥同岁
                西李庄西道口
                这是东淀的秋日早晨
      和芦苇近距离接触,它会向你展示它最好闻的味道。
                冬季在冰上捻船
           冬季院子里挂在墙上的食物
     阳光明媚的天气,院子里晾晒着衣裳   
                     碾子胡同 
    小时候在这条胡同的一堆柴火垛里我捡到了一窝鸡蛋,当时兴奋至极!
             院子里的柿子树春天长新绿
    秋天的时候,柿子已熟,爸爸穿成一串串晾晒。
               冬季的傍晚在冰上散步
    过年了,大红灯笼高高挂,瑞雪兆丰年!
家,是心的归处,那,家园呢?

    我认为乡愁,就是那些回不去的岁月,心生眷恋,每当从心底唤起时它始终是唯美的,也是心中始终放不下的缘。
   女儿学诗,其中两句对我的感触颇大:"庭树不知人去尽,春来还发旧时花",以后白洋淀会建设的更加美丽时尚,以后的孩子们也一定会来这里观赏游玩,完全是旅行的心境,而我们这一代人呢,在经历过变迁之后,我们的心将如何安放?我们的情该归何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