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不停息》

   ——我把我最珍贵的东西

                                找回来了

      喘息声……

      爪子踏在草丛上的声音很急,磕磕绊绊的,然后传来的是某个娇小的物体倒地的声音。

      就在灰毛小狼想从地上爬起来的同时,另一只银灰毛发的狼猛然从后方的草丛中窜出来,顺势叼住灰毛小狼的脖子,将他又按回到地上。银灰狼的嘴像钳子似的,紧紧闭住不撒口,灰毛小狼憋得无法呼吸,不由得长大了嘴。

      银灰狼松开了嘴,将已经憋晕的灰毛小狼丢在一旁,而自己则蹭了蹭嘴,走向她来时跟踪灰毛小狼的路。而两名貌似是她部下的狼无声地抬起摊在地上的灰毛小狼,跟上银灰狼。

      虽然无声,但井然有序。

      ……

      “给我说明下。”银灰狼站在专门关押俘虏的牢房边的空地上,望着挑选出来拷问的两名俘虏的尸体,她感到一种无名的怒火在胸中燃烧。

      废了好大一番功夫捉来的猎物呢,这么轻易就死了,明明还有不小的用处呢。

      “在把他们从地洞里带出来的时候,一名俘虏趁我们不注意的时候攻向我们其中一名拷问小队的成员,”其中一只负责审问俘虏的狼解释道,“我们为了救那名成员而拖住了这名俘虏,却不知在什么时候把他咬死了。”

     “那另一名俘虏呢,怎么死的?”银灰狼冷冷地问。

      “他自杀了,是撞死的。”审问官解释道。“你们都没有阻止么?!”银灰狼近乎低吼地说出这句话,她实在是为这群没有脑子的狼而感到深深的悲哀。“不……在我们阻止那名攻向我们的俘虏时,他就自杀了。”审问官解释。银灰狼转身就走,那名审问官慌张地问:“还要继续问吗?……”银灰狼回过头,淡淡地反问:“你知道为什么要拷问他们吗?”“为了知道黑玻璃部落的营地位置……”审问官回答道。“就是这个,”银灰狼继续说,“我不靠那群俘虏我也可以得到这个信息。靠的是自己啦。”“那个……那还继续问吗?”“前提是你希望我辛苦抓来的俘虏全死了的话,”她说,“那样的话你可以试试。”

      银灰狼叹了口气,她实在不想接这种负责拷问的任务,但这任务是上级派给她的,接不接这个任务是由不得她选择的。

      银灰狼向营地外走去,今天的拷问虽然也是无功而返,但她已经下班了,她需要休息一下。

      有只和她年纪相仿的淡金色雌狼叫住了她:“御下!”那匹小狼向她跑来。被称作“御下”的银灰色雌狼,停下了脚步,向身后望去:“呀——布布。”

      那匹淡金色的小狼叫做风神布布。

      御下木神用湖绿色的眼睛扫过布布,问:“你乐意陪我去森林外边的草地上躺会吗?可能会走不少路。”“当然,”布布一脸轻松,“走地道过去吧。”御下跟上布布,钻进了这条只有干部和高等狼才知道的,唯一通向腐海森林外的地道。

      她俩一路上毫无言语,直到看到一丝微弱的亮光。

      “出口大概就在那里了。”尽管她俩已经在这里行走过无数次,但布布还是这么说。御下绕开布布走上前,确定外面没有别的狼之后才小心翼翼地顶开掩饰洞口的泥土和草,从地道里爬了出来。

      等到布布把自己身上的土渣子清理干净,御下已经躺在草地上了,于是布布也走过去,躺在御下的身边。

      能和我倾心相待的,可以毫无戒心就躺在我身旁的,就只有布布这一只狼了吧?……御下看到天空中划过一颗流星,她心里这么想。

      “你还记不记得咱们上一次躺在这里是什么时候的事了?”布布突然这么问道。“啊,我想想,”御下从自己的思绪中跳出来,绞尽脑汁地想。“是三个月前哦。”御下的思绪再一次被布布打断,她不由得很惊讶,“你居然记得这么清,工作太忙了,我都记糊涂了呢。”“今天不谈工作嘛,”布布真诚地笑道,“只想和你闲聊,放松点,姐姐。”

      没错,布布是御下的妹妹。

      “好吧,随你的意。”御下有点伤感地说。

      或许……

      ……

      御下再一次看到那匹被她捉来的黑玻璃部落的灰毛小狼是在两天后。

      灰毛小狼正在和那些一起被捉来的小狼上课。

      “你们可能从来都没有了解过,生你们养你们的部落夺走了你们太多的东西,”一匹负责指导那群小俘虏成为暗黑神族的一员的狼站在那几只小狼的面前说,“你们每只小狼都有自己的发展空间,而你们的部落却把这种东西给夺走了,你们必须都要按照你们父母和狼王的话去做,对不对?”指导者停下讲解,问道。小狼们都没有回答他,只是互相看着对方,御下知道,他们还在暗黑神族的诱惑和自己家乡的召唤之间摇摆不定。“我知道你们的心思,你们也不用回答。”指导者自顾自地讲下去,“在这里可不会这样,你们每只小狼都是独立的个体,因此你们必须自己赢得别的狼的尊重。”“那个……”其中一只小狼小心翼翼地问,“我想要什么都可以给我吗?”“当然可以,但你必须有足够的实力。”指导者用犀利的目光扫视了一遍那群小狼,说到。

      听到这儿,御下感到恶心,这些话实在有够诱惑狼的,而那些小狼太单纯了,目光短浅,就像当年的自己一样……而指导者所说的那些话,御下也是耳熟能详,两三年前,也不知是谁对她也说过这些话……

      她自己也算是受害者。

      像她这样的受害者,最普遍的症状就是迷失自我,永远的,只是活在别人的世界里,享受着毫无真诚的吹捧以及权力。而这些都不是御下想要的,她更希望有像布布一样的狼能毫无戒备之心地对她说心里话。御下感到一股冷空气像毒蛇一样钻进了她的皮毛里,令她感到一股窒息感。

      御下已经快忘记自己为什么要加入暗黑神族了。不过她现在想起来了,是因为她的好朋友安久的死使她彻底失去了活下去的希望,然后在与暗黑神族的战斗中被当做俘虏抓回了她现在所在的这个组织。御下当时处在迷茫和悲伤中,被她的指导者一带话儿就轻易加入了组织,她认为组织什么都可以给她,但事实并非如此。组织给她的,也只有幻想和血腥而已。

      “啊……那个,很感谢你把我带回暗黑神族,”灰毛小狼的话把正在神游的御下拉回现实中来,“真的很谢谢,我找到了真正的自己。”御下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只能说:“这……这样吗?……”

      看到灰毛小狼高兴地跑开,御下的心中充满了无尽的悲伤,不过她没表现出来,只是静静地坐着。

      ……

      可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在她的精神世界中,她自己对自己说:“你若要是只真正的狼,就按照你的信念去做吧。”“那我该怎么做到呢?”“用你想的办法去做。”“如果我做不到呢?”“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只要你肯想肯做,失败也永不放弃,就一定会成功。”

      御下决定听从自己的话,因为这生活不是她想要的。

      ……

      御下真的做到了。

      那是一场战斗。御下和她所谓的同伴们一起去抢劫另一个部落——麦丽丹娜部落。

      这次是御下有史以来遇到的第一个很强劲的对手。

      那是一匹火红毛发的雌狼,长得很好看。

      御下本来也是无心作战,只想草草了事,把火毛母狼捉回去就算完事,不过她更希望火毛母狼能逃掉。哪料想火毛母狼缠上了自己,偏偏不放过她。

      “我不想和你打,你快走!”御下采用虚张声势的办法,想把火毛母狼吓走。“我凭什么要走,走的狼该是你吧!”火毛母狼轻蔑地回了她一句。简直是找死。御下懒得废话,扑向火毛母狼。不甘示弱的火毛母狼也跃向御下,两只狼的头碰撞在一起,颅骨发出了好听的咯噔声,然后她们同时落回到地面上。火毛母狼明显是力量型的对手,她很轻松地将扑到她背上的御下甩了出去,然后站在离御下不远的地方看着她爬起来,就像一只经验丰富的老猫在戏谑一只可悲的鼠辈。“你为什么……非要和我作战呢……”御下勉强地撑起身子,问对方,“你明明可以要走的……啊……”“我明显处于上风状态,干嘛要逃走呢?”火毛母狼在“逃走”二字上加重了读音,“我要保护我的家,我有这样的信念啊,你呢?”御下没有回答,她知道她已经输了。“所以说,不要再来妨碍我们了,我的族群对你们做过什么,为什么要来偷袭我们?”火毛母狼愤然地说,“我们什么也没做,就要忍受亲朋好友的死去,这不该的!”御下依然没有回答。“你倒是回答呀!”火毛母狼冲上前,像丢猎物一样叼住御下的脖子将她甩出去,御下的头部砸在石地上,发出沉闷的声响。“像你这样跟本不配做狼!”火毛母狼吼道。御下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她知道是时候离开暗黑神族了,也不知是火毛母狼的话激发了她,还是她自愿离开。“抱歉了啊,我失格了……”御下走向麦丽丹娜部落外,她的背后投来火毛母狼犀利的目光。

      这就对了。

      这是御下的选择,也是唯一的正确选择。

      御下现在算是无家可归了,她既不属于她原来生养她的部落,也不属于暗黑神族。她是独行狼,独自行走在光明与黑暗的裂缝间,找不到方向,也看不到路的尽头。她就这么走着,躲避着暗黑神族的追击,还要寻找吃的东西。御下现在还不想了结了自己,她总觉得有一种无名的力量在支持着她活下去。

      ……

      就在御下逃离暗黑神族后的四个月后的某天晚上,她追随着一匹小野马的气味来到了一个陌生的旷野,旷野的旁边是稀疏的树林。御下轻轻喘了口气,爬上土丘,啊——已经有捕食者守在那里了——一匹银灰黑色毛发的雄狼。

      御下的眼神一瞬间焕发光彩,因为她看到那匹小公狼高高地跃向野马,月光为小公狼披上一层银沙。

      这一幕映在御下的眼睛里御下瞬间明白了:这就是她活下去的希望!不是为了死而活着,而是为了死而更好的活着!

      御下看到的,只是一匹小狼的狩猎,不过御下心里真正表达出来的,好像并没有写在这里。

      御下回过神,发觉小公狼在看着她,她纵身一跃,跃向苍野。她没想过要去偷小公狼刚刚藏起来的猎物,她饿,但她什么也不想吃。

      风从御下耳边滑过,很舒服。不管是风、是水还是植物,御下都和他们一样,日复一日、永不停息。


【完,3712字。】

作者:哲野·阴枫

校对:赫兰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