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魂之狼》

       ——没有任何期待地活着

                              这样真的好吗

    

      夜是黑的,就算没有云彩的遮挡,也看不见月亮。

      对于狼来说,没有了月亮也就没有了希望。但没有月亮的晚上,也更适合他们……

      爪子踏在地上的声响让他清醒了过来——一只流离失所的狼。御下刚刚经历过一场战斗,正在被押往组织的路上。御下对这个“组织”倒是略有耳闻——暗黑神族。

      这条狼被称作“御下木神”,是一条来自亚夫奥顿部落的狼。

    “真是的……”御下木神耸了耸耳朵,问道,“你们……从来都是这样对待抢来的东西的吗……

     这种地方关了许多像她这样的狼——俘虏。

      “那你想要怎样呢。”

      这种语气不像是在发问,倒更像是在嘲讽。御下木神从蜷缩的角落里站起身,洞穴内几乎所有的俘虏都在看着她。御下摇摇晃晃地走到问者的面前,一束光不偏不倚正好射在她的脸上,眼睛亮亮的。

      “我问你,你以前在你的部落里是干什么的,”红棕毛发的雌狼继续发问道,“你的职位。”

      “呃?”御下的眼神暗了下来,淡淡地“嗯”了一声。

      “所以说呢?”红棕雌狼的语调上升了一点。“没什么了,我是什么都干的狼。”御下回答。

      “所以说我要重用你啊。”

      “……”

      几天后与现在早已截然不同。

      御下缓缓地从灌木丛中踱步走出,她的嘴角沾有一丝殷红。

      这不是狼的血,是猎物的。

      “何如?”红棕雌狼饶有兴趣地问,“暗黑神族的生活,你觉得如何?”“凑合。”御下木神捡起猎物,含糊不清地回答。红棕雌狼漫不经心地嗯了一声,跟在御下的身后。

      不过她很快就追上御下和她并肩而走了。

      “不打算留下来?”红棕雌狼紧追不舍地问。“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御下问,“你对别的狼不是这样的。”红棕雌狼似乎早就料到御下会这么问,于是她转过头,直视御下:“因为我欣赏你。”“这算什么回答,”御下显得有些吃惊,她又重复了一遍,“这算什么……回答……”

      “……”

      一条灰色的狼向御下扑来,御下闪躲开,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叼住灰狼的颈皮,有技巧地轻轻一甩,将对手撂倒在地上。御下身后的两名侍从瞅准时机来到御下身旁,御下果断地命令道:“捉回去!”她估摸着那两名侍从从战场退出去后又继续投入了战斗。御下看见两只苍白色的幼狼正在缠着自己的同伴——淡黄毛发的雌狼——风神布布。她小跑过去,用牙齿扯开其中一只小东西,用颈子的力量把幼狼往地上猛砸,然后把这个半死不活的小东西丢到他的同伴——另一只苍白色幼狼的身上。御下喘了口气,说到:“捉回去,然后回来继续——看看咱们俩今天的收获一共有多少。”“好的。”布布拖着两只小东西穿过战场,消失在远处。这时,御下又解决了一只五个月大的灰色幼狼,她带着战利品急忙跟上布布。

      “很厉害嘛你!”战斗结束后的当天晚上,御下正靠着树休息,这时,布布走了过来。“你不也是……”御下懒得回答,她早就累了。“……我已经不记得,”布布望向上方,希望能看到星空,可惜这是在森林里,这只能是个虚幻的愿望,“我已经不记得咱们为什么要加入暗黑神族了。”御下愣了一下,她发觉布布在盯着她看,于是她顿了顿,回答:“反正亚夫奥顿部落是回不去了,在这里不好吗?”“不是那个意思,”布布回答,“你觉得,咱们过着这种成天抢劫的生活真的好吗?暗黑神族只会从别的狼群和部落里掠夺劳动力和财富吗?”“那又怎么了,比起在原来的部落里什么都不干,还是这个更好一点的吧?”御下敷衍着回答,因为这种生活不是她想要的……布布叹了口气,道:“那我回去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御下开始认真思考布布的话。

      是啊,这种生活不是她想要的,可是她干嘛非要和一个傻子一样执着的留在这里呢?但在原先的家里,那种生活也不是她想要的啊……御下木神的脑袋又开始嗡嗡作响。“不想做这种事……就拒绝啊你!……”御下低声对自己说,“跟傻子一样……”

       御下回想起以前的生活。

      御下算是个侍从狼,每天的工作就是做别的比自己等级高的狼的小跟班,基本上啥都干,每天活儿很多,但有时也会有空闲的时间。而这些时间,是一位副首领的助手陪伴她度过的。

      副首领的助手,可以算得上是地位很高了吧?凡是副首领出席露面的地儿基本上都可以发现助手的身影,就这样,助手可以无身份的在大庭广众下欣然露面。

      一天晚上,御下做完她的本职工作后,来到她和那位朋友常聚的草地上,静悄悄地卧下来。……“哟?”一个声音传来,“你来了多久了?”御下木神的朋友——那位传说中的副首领的助手——安久——在暮色中现身了。“哈,刚来。”见到安久的御下仿佛脱下一身的负担,轻快地回答道。“我就觉得我这会儿过来肯定能碰见你的哦。”安久也卧了下来,就在御下的身旁。“今天累么,都干啥了?”御下饶有兴趣地问道。“没——”安久望向星空,今天的月亮很是圆亮,“陪副首的徒弟去巡逻趟边界,然后顺便狩猎;调遣几只队伍去开大会。”她说。“是吗?挺不错。”御下笑了一下。“哟哟,那你做什么去了?”安久饶有兴趣地问,“快招吧——你都干什么去了!”确实,御下不太乐意说她的工作,她的工作都是别的狼挑剩下的,最不乐意干的活儿全部堆积在她的身上。要面对的如果不是自己最好的朋友,御下是打死也不肯说的。“这个……没啥好说的啊,就那点事儿。”御下委婉地拒绝。安久不由分说地接上御下的话:“御下的工作是整个部落里最有趣的哦,快说说。”“好吧好吧,”御下悉数回想起自己今天都干过什么,“呃……同组有个混混把他捉的猎物在草原上弄丢了,叫我帮他去找,结果我跑了一大圈,腿儿都溜细了,才发现那个混混其实把猎物带回营地了,只不过他忘了。还有就是……”她看着安久的表情,觉得很好笑,于是她继续说,“有只母狼叫我带她的三只小狼出营地散步,叫我在营地门口等他们,还说如果有个三长两短她饶不了我,我等了老半天,快晌午了那只母狼才派别的狼过来告诉我她仨孩子的其中之一有点小热,不能去散步了,害我等了那么久……然后就是刚刚,我刚吃了点东西,别的狼叫我去换值班,结果我跑了很远到大门口,一看值班表上根本没我的名字,我就不假思索地跑出来了,他们根本就是在耍我。”“很有趣嘛!要不咱俩换换?”安久笑着问。“你快算了吧!”御下有点恼火,“在给那个混混找猎物的时候,我真心考虑过要不要咬舌自尽呢。等你干过我这堆东西的时候,你就会觉得这个世界就要颠覆了!”“是吗?哈哈……”安久笑着说,“我就觉得今天过来这里肯定能碰见你!”“是吗?”御下也笑着反问。

      “……”

      御下烦躁地用爪子抓着树皮,以前是挺累的,不过好歹有狼可以陪伴她,至少是真心陪伴她。

      在御下和安久闲聊之后没出几个星期,就发生了两场战役。

      望着安久的尸体,御下面无表情,她的神经已经麻木了,分不清是伤心还是高兴,不过安久死了之后,御下觉得她已经没有活在亚夫奥顿部落的必要了。御下当时真的这么觉得。

      紧接着就是第二场战斗。

      御下躲开入侵者的攻击,顺着小道往外跑。快了……就快出这个鬼地方了……御下大气不敢喘一口,她越过一个横在地上的矮树干,却不料被树根绊倒。她打了几个滚,划出去约摸有三米多远。

      “不费吹灰之力呀!抓住了一只!”一只暗灰毛发的公狼对另一条身上有着黑色条纹的灰狼说道,“总算有战果了!”这时御下才明白,要想在暗黑神族里有点地位,就是“战果”越多,就越受崇拜,而得来战果的方法,就是到别的狼群去掠夺劳动力和财富。

      “喂!等……你们!干什么!”御下被黑条纹公狼叼起,很不满地嚎叫着。“很烦耶你!”暗灰色公狼低声嘶道,“那你就睡一下吧!”

      御下只觉得自己的头部被什么东西狠狠砸了一下,就失去知觉了。

      后来,御下才知道,是暗灰色公狼用他自己的头部撞击她的头部使她晕厥的。

      这个没有月亮的晚上,御下被爪子踏在地上的声音惊醒了。她的头还是昏昏沉沉的,不过已经恢复了意识。暗黑神族吗?……御下想到自己曾经听部落里的长老们谈论过这个“部落”,长老们说过,暗黑神族是以抢夺别的狼群和部落的劳动力已经财物为生的。莫非……御下的心头猛然一震:难道我成了俘虏吗?!

      “真是的……御下木神耸了耸耳朵,问到,“你们……从来都是这样对待抢来的东西的吗……”这算是御下的抱怨,她知道,反正不会有狼听她这么说。“那你想要怎样呢。”红棕色雌狼面无表情地问。御下发觉整个地洞里几乎所有狼的目光都定格在她的身上,但平日里低三下四的她居然没有感到半点不安与慌张。是因为大家都是俘虏吗?御下吃惊的想。“跟我来。”红棕雌狼转身向地洞的出口——向那个御下梦寐以求的地方走去。红棕雌狼给御下喝了点水,然后问道:“你想不想加入我们?”这是审问吗?御下警觉着想。“你们?……”御下试探着问。“嗯。”红棕雌狼的目光投向她,她知道红棕雌狼在等她回答。“为什么要加入你们?”御下问,她觉得自己那时一定是把所有的胆量都献出来问了这句话。“你在你们部落不是很下……”红棕雌狼顿了一下,换了个词,“不是很地位低下吗?”“是又怎么样啊?”御下的底气并不足。“还没考虑好吗?”“但是……”

      “好吧,或许我要考虑考虑你的感受对吧。”红棕雌狼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说,“换个说法,你不恨那个生你养你的地方吗?她夺走了你那么多。”御下一惊。红棕雌狼的嘴角扬起一抹不易察觉的暗笑:“你明明那么优秀,他们居然叫你做那么无聊的事情,你不觉得很令你困扰吗?”这句话可说到御下心坎儿里去了,御下低吼道:“是又如何!那种鬼地方……”“嗯?”红棕雌狼微笑着接下去御下的话,“‘那种鬼地方我死也不要待在那里’对吗?”御下跌坐在地上,喘着粗气。“加入我们,我们可以重新给你一次生命,给你一次重新选择的机会。”御下依然黑着脸,不过耳朵已经顺从地背到后面去了,平平地贴在后脑勺上。“你好朋友的死去,完全就是因为你们部落太没用了,连一个成员也保护不好!是我们救了你啊,在这里不会有像你们部落那样的事发生——那种好友离去却不会有狼听你诉苦——那样的事发生——决不会在这里发生!”红棕雌狼的语气很激烈,仿佛就是御下自己把这些话说出来一样。

      “……”

      月亮从树顶撒了下来,斑斑点点的,印在地上很是好看。御下木神靠着树冥想已经超过两个钟头了。“这大概就是为什么我要加入暗黑神族吧。”御下自言自语着,站起身,像在水里泡了好几天似的,摇摇晃晃地向营地走去。

      的确,自己想要的全都得到了,但好像还少了什么,仿佛整个身体都空了一样。

      这是御下真实的想法。

      没有任何期待的活着,这样真的好吗?

      是少了什么吗?生存之地?食物?地位?有别的狼崇敬吗?

      都不是。

     御下少的,大概是一只狼最为重要的东西吧……

      她如同一个被掏空了的躯壳一样,仿佛有谁操纵着她。她向月光下走去,却消失在黑暗中。



【完,4228字。】

作者:哲野·阴枫

校对:赫兰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