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一直在这扇门之后。我摸着黑,一直走到了门旁边,我终于在今年把这个锈迹斑斑的铁门打开了。我相信我之前是摸着黑走过那个世界的;但现在的世界是光晃着我,让我有点睁不开眼睛,但我会继续这么摸着路向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