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滴清泪划过吴倾芫的鼻尖,她现在比任何时候都清醒,“怎么不去陪姐姐?”
       朴灿烈的怒气还未消散,近乎粗暴地擦了一下吴倾芫的眼泪,“吴倾芫你可不可以成熟一点!”


   吴倾芫一愣,随即笑了出来,“我现在难道还不…还不够成熟吗?”
    “你说呢?”朴灿烈扶着吴倾芫的肩膀,让她和自己对视,言语间自然而然地流露出埋怨,“你从来喝过酒吗!”
     吴倾芫闻言笑的更大了,退离朴灿烈的搀扶,“你连适应的时间也不给我啊?”
    “什么?”
    “你跟她在一起就没考虑过我的感受,更没有知会我,现在又嫌我态度不好,”吴倾芫挑挑眉,有些好笑朴灿烈的态度,“什么都是你们的理儿?”
     朴灿烈一愣,在吴倾芫肩膀上的手缓缓滑落,缄默,他不知道该怎么说。


    第二次了,他第二次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吴倾芫于他,终究是不一样的。
    “苏小漫,你能不能别这样?”
    “…………”     
    “别这么叫我,姐夫,我现在很正常…”
    吴倾芫的话却被一阵电子音打断,她的眼前亮起耀眼的白光,让她不得不挡住眼睛。
     等吴倾芫再放下胳膊时,她就处于一片…数据流中?
    “宿主,系统已经修补漏洞,请问您想要继续游戏吗?”
   (正文见清流至上,以下为朴灿烈分线。)
  “玩家是否要继续你的游戏生活?”
    吴倾芫一愣,这时脑海里才有了现实世界的记忆。
     所以她是白伤心了????
   “玩家是否要继续你的游戏生活?”
   “系统你去哪儿了?”
   “修复bug。”
     吴倾芫顿了顿,并没有回答系统的问题,“你之前说不明意识流侵入,是?”
     依旧是冷冰冰的机械声,“应是黑客侵入女王系统。”
   “如果我现在回去了会怎么样?”
     因为是系统,他必须回答宿主的问题。
    “系统会瘫痪。”
    “瘫痪是什么?”
   “强制撤出意识会导致系统永久性瘫痪,以后不得启用。”
     系统这次归来给吴倾芫一种熟悉的感觉,她轻咬下唇,最终还是说道,“不退,我想活出我的人生!”
     现实世界的她是失败的,因为她不得反抗,可是,现在可是在游戏里,她都不能反抗吗?
   “好的,为您启动游戏。”
     吴倾芫似乎听到了一阵杂音,接着,她就觉得系统的声音不同了,好像比之前声音高了些。
     是她想多了?
     又是一阵白光。
    之后就回到了吴倾芫刚才的状态。
    于朴灿烈而言,不过是一秒之隔。
     这次,吴倾芫给予朴灿烈一个几乎可以称作礼貌的微笑,“我还有事,先走了。”  
     ……
     吴倾芫突然被一股大力限制住,一把拽回。
    她抬头正好对上朴灿烈的眸子,就一瞬间她心软了。
     那双好看的眼睛里有什么?
    无奈?紧张?妥协?害怕?还是,其他的矛盾体?


     那视线盯得她瞬间面红耳赤。
     吴倾芫连忙躲开,变慌张了些,咽了口唾沫才缓过神来,轻轻皱起眉毛,“干什么?”
    “你吃醋了。”
     不是疑问句,是肯定句点。
    “为什么?”
     朴灿烈将吴倾芫拉的更近了,眼里闪着光,“为什么这么问,还是为什么你要吃醋,或者,我为什么知道?”
      该死的!
      这个朴灿烈还真难缠!
     朴灿烈的攻势根本不是吴倾芫,这种未谙世事的小姑娘能够应付的。
    过了好一会儿,吴倾芫才开口,“无所谓了,都无所谓了。即使我问得是你最不会回答的,都没有意义了,我累了,你知道吗?
     系统没有好感提醒。
    吴倾芫在朴灿烈呆愣间冷笑一声,就这样,她以前就付出了真心?
     连一句话都不敢说的男人,她难道还指望朴灿烈能够相信这是个游戏吗?
     Te。
     那么女主是谁?
    “吴倾芫。”
  “我求你。算是我求你,别这样。”
     吴倾芫心情复杂的很,朴灿烈这又是什么意思,“你在逼我接受这件事?”
    “……”
    “我不过算是你的好朋友而已,连你的前未婚妻都算不上,我接不接受又能怎样?我不接受你难道就会不和她订婚了吗?不会。你不会的。你从来都是这样,今天就算是苏明爱,你的吴七漫,你也不会选我…”
    吴倾芫的话被朴灿烈打断,他凝着眸子,开口是好听的低音,“我不是谁都可以的人,吴家有太多秘密,谁都可以,就你不行。”
     朴灿烈的话在吴倾芫看来就是颠三倒四,又不可以,又可以,到底是可以还是不可以?
     “我上楼了。我做不到祝福,你自己看着办。”
      只留下朴灿烈一个人在原地彷徨,他到底对不对?
      吴家怎么会放弃吴倾芫这个联姻的好棋子,第二天吴岐山就开始为吴倾芫张罗相亲的事。
      “爸爸,”吴倾芫自嘲一笑,“你们吴家究竟有多不在乎我?朴家退婚也只是朴灿烈他一个人的意思!你以为朴龙河会傻到放弃我而接受郑秀妍吗?还是,你们准备以吴家的身份把郑秀妍嫁过去?”
      吴倾芫终究还是和吴七漫不同的,她的语言虽没有苏明爱犀利,可足够有威慑力,可能是因为骨子里就有外婆佟亚丽的魄力。
       被猜透了心思的吴岐山瞬间就有些慌乱,呵斥道,“吴倾芫,你是晚辈,长辈要做什么还不用你来指手画脚,只需要接受安排就好!”
      吴倾芫秀丽的眉毛皱了起来,“我没有指手画脚,不过,爸爸,我还有两年才成年,不会去相亲的。”
      她说完就离开了,吴倾芫不想和吴岐山再费口舌,她不想做的事没人能逼她。
      吴倾芫住到了佟亚丽给她准备的别墅里,因为她不想看到吴家人的嘴脸。
      她用指纹把门打开。
      可是屋里却并不像新房子,一切都像是有人住过的模样。
      吴倾芫拿起沙发上的一件衣服,缎面,紫色,橙色……
      !



     突然出现的人影吓了吴倾芫一跳,她脱口而出,“你怎么在这儿?”
     “这应该我问你吧。”朴灿烈抱胸,“这是吴家,你是怎么有的钥匙?”
      “我外婆给我买的房子啊,我用指纹进来的!”
       朴灿烈看着一脸理直气壮的吴倾芫忍不住笑了出来,“那应该是租的。”
       回忆。
      “租房子?!”朴灿烈听到这句话立马蹦了起来,“什么意思妈!家里又不缺钱!”
        钟丽缇想想就开心,“你不是谈恋爱了吗!出去住有什么不好!对了你那个房子我也租出去了,放心!”
        钟丽缇拿起一个桔子堵住了朴灿烈的嘴,一点反抗的机会也不给他,“男孩子而已,别墅那么大,住你一个人怎么行?行李已经在门外了,”她拿出手机,“告诉你,他反悔要赔我一千万的,你反悔你就睡大街吧!”




         很可爱的样子。
         因为是男孩子,朴灿烈也没再多嘴。
         ……
       “丽姐!”朴灿烈仰天长啸,是亲妈吗!”
        他所有的东西都堆在门口,像山一样。
       丽姐只闻声不见人,“你的所有东西都在那儿了,剩下的带不了的东西我都捐了!赶紧走吧!”
        
      “妈妈为什么要哥哥走啊!”朴恩彬抬起头问钟丽缇。    
        钟丽缇回头给了他一记眼刀,“因为哥哥不听话,你要是不听话也是这样哦,jakeson!”




     朴恩彬闻言一愣,连忙低头玩玩具,而且嘴里还念叨着,“jakeson听话!”
      恩彬这么可爱,妈妈应该不会吧……
      朴恩彬满脸黑线。
      回忆结束。
     吴倾芫当下就给佟亚丽打了电话,接电话的是佟亚丽的助理,“我姥姥呢?”
     “小姐,董事长在开会。” 
     “行,问你也行,我的房子不是买的?”
     “是的小姐,不是上都的房价太高,是根本没有多余的房子,现在房价正涨,没人卖房子,正好这家主人是董事长的朋友,不过人家要求了,不可以毁约,毁约要赔一千万。”
      吴倾芫气的舔了舔嘴唇,拿离手机,气势汹汹地问朴灿烈,“你要一千万?”
      
      “为什么不要?”
      “你不想和我住在一起吧!”
      “为什么不想?”
      “师傅!”吴倾芫提高声音,“搬回去!”
       搬家师傅愣在原地,被吴倾芫芜话弄得无言以对,“搬回去?”
      “对!”
     “小姑娘,不是师傅多管闲事,小两口床头吵架床尾和,女孩子还是不要太强势……”
      吴倾芫忍无可忍,闭着眼睛,咬牙切齿的说着,“我加一倍钱!”
      刚才被搬家师傅放下的箱子马上就被他搬了起来。
     “你确定?”
      吴倾芫没回答朴灿烈的话,径直转过身离开。
     “跟家里决裂了又回去?”
      这次吴倾芫虽然还是没回答,可是却停下了脚步。
     
     “师傅,东西全搬进来,我给你三倍。”
      吴倾芫扁扁唇,几乎要哭,回身坐到沙发上,“算你狠!”
      朴灿烈无奈地勾起唇角,“我回来一般都很晚,没关系的。”
      吴倾芫没有再和朴灿烈说话,她没办法像以前那样没有隔阂地和朴灿烈相处。